• 性奴校花 (9)
  •     课堂之上,张蕊一如既往的认真听讲,做着笔记。虽说自己的专业相比于其他大部分专业,并不是那种需要太多的消耗脑细胞,但她依旧还是保持着一颗认真学习,尊重课堂的心。只是,今日的她,却又与往日不太一样。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今天的大校花坐在课堂上,好似总是会走神,然后又会轻微的摇晃。只是这一幕在他人眼里,却是另一番风景。可真正的原因,又岂是他人能够猜想的到?

        张蕊今日的状态十分的不好,归根到底,还是昨日在情人风情里发生的事情。

        她虽然从未认爲自己是一个圣洁之女。不然也不会还未毕业,就同意了与林晓单独租房同居的事情。可即便如此,发生昨日那淫乱的事情,终究还是狠狠的沖击了她那颗未经世事的心。本来与高添之间存在那种莫名其妙的关系就已经让她感到十分的荒唐,觉得自己十分的对不起深爱自己的男朋友。每日都要在心底里咒骂自己百遍才得以让自己在这压抑的生活中喘一口气。现如今,又同时与高添,赵刚两个人发生了关系,虽说自己是被高添与赵刚二人设计,可自己居然可耻的在二人面前高潮了,那种感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她内心十分的抗拒,可事实上,她的身体,却十分的喜悦。她不愿意承认这个事情,也第一次有点讨厌自己的身体了。

        昨晚高添破天荒的没有来找她,本来是个好好休息的日子,张蕊却突然有点不适应了,在自责中,迷迷糊糊的睡去了。本想在这课堂之中,在知识的海洋里让自己的心有所平複,可昨天的事情沖击力太过强大,昨日的一幕幕场景,像幻灯片一样,总是一个不留神,就浮现在了眼前,使得她不得不总是晃脑袋,恨不得将所有不美好的事物全部抛掷出去。

        学习这件事,对认真的同学而言,是件美好的事情,可谓光阴似箭,可是对于不认真的心有杂念的同学而言,就是度日如年。经曆了残酷的高考,进入这大学的同学,许多都是早已放下了那根绷紧了的弦,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好多都是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可大学生间的话题,无法就是那麽几个八卦。

        “哇,快看咱们学校论坛里的那个热门贴!”

        “什麽呀,什麽呀,大惊小怪的。”

        很明显,这又是某个人发现了什麽好东西,怪叫一声,便把打会儿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哇,这是咱们的校花张蕊呀。”

        冷不丁的一句话传入了张蕊的耳朵。以前,如果听到这句话,她肯定不会在意什麽,可今天的她,却一下子惊出了一声汗。

        “这谁偷拍的啊,不过,拍的还真好的。”

        “什麽叫拍得好,明明是人长得好看,谁拍都好看!”

        说这话的人,看样子又是一个在心中默默倾诉爱慕的人了。

        张蕊的几位关系不错的女同学也跑到了她的身边,拿出了那个帖子给她看。

        就是一条发了许多校园美女的帖子,只是自己的照片被放在了一楼镇楼。看到这里张蕊才算是真正的放心了。她害怕。她怕高添像上次那样,发一个自己不堪入目的照片,然后再删掉。确认后张蕊才真正的送了一口气。

        她觉得教室里有些吵闹,便起身走向外面,很从容自然的路过了那帮处于青春期的少男们。只是普通的走,也吸引了他们的眼球。其实张蕊今天穿的十分普通。普通的T恤,普通的牛仔裤,普通的运动鞋。但吸引他们的,也许是她身上的气质吧。气质这玩意儿,不清楚是什麽,但就是能感觉的到。

        张蕊站在了走廊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突然收到了一条手机短信。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变了变,有些慌张的四周看了下,贝齿咬了咬自己的那红润饱满的嘴唇,默默的走向了楼梯。

        京南大学也是一所成名许久的老校了,教学楼虽然每年都会修缮,但难免还是会出现下水道堵塞之类的问题。张蕊来到了一楼,看着男卫生间门口放着一个维修中的牌子,握紧了自己的小粉拳,终究还是快速的闪了进去。

        果不其然,刚到里面,她就看见了那个搅乱了她生活的男人。

        “高添,你来这里干什麽?”

        “哎呦,我的小母狗今天好像脾气不太好啊。”高添倒是没脸没皮的说着不三不四的话。

        高添的称呼一直以来张蕊都是十分的气氛,可又奈何不了他,久而久之,也不再做什麽争执。她皱了皱眉头道“我问你,你来这里做什麽?”

        “我?你说我来这里干什麽,我当然是来疏通下水道啦。”

        说话间高添还伸出他那双邪恶的手,要去抓张蕊的胸部。

        张蕊当然听出了高添这一语双关的意思。脸颊泛出了红晕,也不知是生气导致的,还是什麽,看见高添的手要过来抓自己,赶忙往后退去。

        “跑什麽!”

        高添一把向前抓住了张蕊的手,顺势一拉,直接把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抱了起来。

        “不要,你…。你走开啊…。”

        怜香惜玉这个词,在高添的字典里是不存在的。他粗鲁着用手抓着张蕊的胸,同时把自己的那张臭嘴凑到了张蕊的嘴上,伸出舌头,企图撬开张蕊那紧闭的红唇。

        “你…。你不要这样。”

        张蕊一边推着高添,一边左右晃着脑袋,避开高添的嘴,勉强说出了这句不痛不痒的反抗的话。

        高添可不管她。一把把张蕊推到了墙角,一脸戏虐的看着她道“你再大点声叫,这样,才会有人在救你啊!”

        见张蕊眼中似乎有泪水在打转,却又不敢叫出声来,心中不由的开心,深知自己已经把这姑娘拿捏的死死的了,便也不再客气的用那糙手伸进了衣服了,摸起来胸。

        “嗯…。”

        感受到自己的胸被眼前这个恶心的人在玩弄,张蕊还是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麻烦!“高添一把把张蕊的胸罩给拿了下来,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把张蕊的上衣也顺手扒了下来,就要丢,却被张蕊死死的抢了去,抓在了手上,京南大学,教学楼的一处卫生间内,一个猥琐的中年男子,一个本校最出名的校花。一个邋里邋遢,一个下身穿戴整齐,上身却一丝不挂的面对面站着。

        高添看着眼前的美人儿,一边伸出手去抓那对弹跳的胸,一边道”你还是穿裙子更好看些。以后不準穿裤子了。想操都不方便。“张蕊默不作声,只是觉得这个人无耻的不行。

        突然间听到有声音传了进来。好像是一个着急上厕所的。人有三急,来着竟然全然不顾。

        高添一动这动静,就知道这是直直的往里面沖了,立马拉起愣神的张蕊,把她塞进了一处隔间里。

        刚把张蕊丢进去,那个冒失的小伙子便沖了进来。”大叔,我实在憋不住了………“”哎哎哎,我这儿还没完全好呢。“”啊………好…。好吧“就在这个小伙子要转身出去的时候,高添突然眼睛一转,指着其中一间隔间道”算了算了,你用这边的这个吧,我在旁边修理那个难修的下水道。““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小伙子也是真的憋不住了,边进去,边表示歉意。

        高添一脸淫笑的走到了卫生间门口,拿走了那个维修的提示牌,回到了张蕊的身边。

        一进去便看见了坐在马桶上,双手抱着胸,微微发抖的张蕊。

        高添笑了笑,他想到自己好像是经常在厕所这种地方操眼前这个美女,觉得有些有趣。突然间竟然觉得这地方就是自己的主战场了的感觉。

        张蕊也是慌张的不行,这是第二次在男卫生间内有人沖进来了。这是这一次,她更加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了,毕竟,这里是她的学校,在这里,几乎是没有人不认识她了。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高添,希望他能放过自己。可看到高添脱裤子的动作,她就知道,自己终究还是鱼肉,任人宰割。

        高添将那根黑糊糊的肉棒不客气的凑到了张蕊的嘴边,”吃!“高添突然说话,让张蕊有些惊恐,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大叔,你………在卫生间…。吃?”

        隔壁的小伙子很明显感觉到了莫名其妙,忍不住的发问。”嘿嘿,不是我吃,是有个小洞不听话,给她吃点东西,就听话通畅了。“那个小伙子以爲高添是在给下水道里撒些什麽疏通剂,也就没有多想。

        张蕊抬头看着高添,心中歎了一口气。

        张蕊的内心:”算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在这里惹他不高兴,万一鱼死网破,我这………“只见她红唇威威张开,伸出了那诱人的小舌头。之间舌头轻轻的点了一下高添的肉棒,便又缩了回去,然后又伸了出来。周而複始了几次,高添终究是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张蕊的头发,粗鲁的把肉棒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高添低头在张蕊的耳边轻声说道”母狗,给老子好好舔。“口交这种事,张蕊不是第一次了。甚至说,最近以来,被口交这件事已经被高添训练的很好了”嗯………不错,舒服。对,舌头也要在里面动起来,舔。嗯…。舒服,母狗,你的技术,怕是快赶上那些妓女了。很有天赋。“张蕊一边听着高添的这淫秽的”赞扬”,一边听话的用嘴巴套弄着高添的肉棒。

        ”小伙子,我听说你们学校几个校花长得要多好看,有多好看啊。“

        ”哎呦,大叔,这事儿你都知道?””嗯……那肯定知道………啊,我刚刚还看到你们学校的论坛了。就那个第一张图的姑娘,我看就最好看。“

        ”哈哈哈哈,大叔,没想到你还看我们学校论坛。“”嘿嘿嘿,是啊,我虽然没什麽学曆,但是对于大学,还是有些向往的,自然也是偶尔会关注关注。你给我说说呗,那个第一张照片的小美女。“说完高添又凑到张蕊的耳边道”母狗,来听听你们同学私下里怎麽看你的。嘿嘿嘿。“听到高添在这里大胆的和一个陌生人讨论起自己了,张蕊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心中暗骂高添,可嘴上却不敢有所怠慢,依旧慢慢的舔舐着,套弄着高添的肉棒。”大叔你看的是那个热门贴吧。第一个美女,自然是我们学校现在嘴出名的校花张蕊啦。“”哦,叫张蕊啊,名字真不错。那她有男朋友了嘛?长那麽漂亮,肯定有不少人追求。“

        ”那是肯定是有的啊。而且,好像她和她男朋友现在都一起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咯。真羡慕呀。“”哎呀,那这样岂不是让你们这帮小少年们美梦破碎了嘛?哈哈哈哈“高添一边笑着,一边戏虐的看着张蕊卖力的服侍着自己。心中十分的得意。示意张蕊起身,让自己坐下来。高添一屁股坐在了马桶盖上,把裤子推到了自己的脚跟。看了一眼眼前的张蕊,又说轻生说道”以后,不準穿裤子了。太麻烦了。“嘴上说着话,手就开始去扒张蕊的裤子。张蕊也是因爲隔壁诱人,实在是不敢有所举动,眼睁睁的看着高添把自己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真的是骚。穿了裤子还穿了丝袜,不知道是想诱惑谁,给谁操。“原来,张蕊的牛仔裤下又穿了一条薄薄的肉色丝袜。这是她这些年以来一直的习惯。她不喜欢不穿袜子,可是又不喜欢袜子的袜边露出来,最终的选择自然是落到了丝袜的身上。本来只是追求美丽的举动,到了高添嘴里,却变成了自己卖弄风骚的手段。她感到十分的委屈。

        高添嘴里这麽说,不过心里还是很欢喜的。他是最喜丝袜的人了,本来还觉得没有丝袜,就少了种仪式感,这下好了,齐活了。他从工具包中拿出剪刀来,在丝袜的中间,剪开了一个洞,又顺势把里面的内裤给剪了。”嗯………看来这内裤,也不能让你穿了。“高添又自言自语道。”所以说啊,输给这样的男人,张蕊喜欢这样的男人,我们也就没什麽好说的了,默默祝福呗。“小伙子依旧在那边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字里行间都表达着自己对张蕊的那颗爱慕之心。殊不知,就在隔壁,他心中的女神,已经是光着身子,穿着丝袜,开始了新的一轮的淫乱行爲。

        高添让张蕊双腿张开,蹲在自己的面前,又一次的把自己的肉棒顶进了她的嘴巴里,享受着。”小伙子,没想到你还是个用情至深的人啊。哈哈哈。说不定,你好好努力,说不定有一天啊,能够把你心中的女神,给搂到怀里,压倒身下。“

        ”大叔,你说话可真是直接啊。其实啊,在我心中,或者,我们学校大多数男生心中,张蕊应该都是那种纯洁的代表了,平时连意淫一下,都会觉得有些羞愧咯。“高添得意的笑了笑,心想,你们心中的女神,现在正大气不敢喘一下的给老子吃着鸡巴呢。

        他看着自己的鸡巴上,已经沾满了张蕊的口水,她在吃的时候,还难免发出了那麽一丝丝声响。高添淫邪的一笑,伸出一只手去,拨弄着张蕊的肉穴。

        张蕊感觉自己的私处被高添侵犯着,轻声的哼了一下,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高添,希望他能够停止。可惜,等待她的,是更加猛烈的扣弄,高添瞪了张蕊,示意她继续。”小伙子,我看你啊,也没必要把那个校花看的太过于高了。我看就未必。你看,他们这些校花美女,一个个的,每天裙子丝袜穿着,这不是摆明了诱惑人嘛。“”大叔,你不懂,这是现在的潮流,现在早就不是旧时代咯。现在的小姑娘们就是喜欢这麽穿。不能说明什麽。再说了,这不,大家也都喜欢看嘛………而且,难道大叔你不觉得,我们那位张蕊校花,就算是这麽穿,也不会让人感觉到一点不维和感嘛?甚至,我还觉得显得更加清纯呢……““是吗?”

        “是啊!这大概就是,仙女吧。嘿嘿嘿。”

        张蕊听着那边不知名的人对自己的高度评价,想着自己目前的处境,顿时觉得羞愧难当。

        张蕊的内心:“张蕊,你可真是个坏女孩啊。在别人眼里扮演者清纯,私下里居然干出现在这档子事,昨天居然还………“一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那一幕幕画面又浮现在了眼前。这是这一次,她再也不能将之赶出脑外。心中有一股热流,配合着高添的的扣弄,彙聚在了自己的私处。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紧促了起来,嘴巴上的套弄好似也开始更加卖力了。

        张蕊的变化自然是被高添看在眼里,他把张蕊扶了起来,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开始专心用手插了起来。张蕊一手扶着墙面,不让自己因爲腿软而跌倒,一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怕自己的因爲忍不住肉穴传来的快感而叫出声了。

        高添看着眼前的美女,看着那两条性感美腿,咽了咽口水。

        “来,把你的脚从鞋子里拿出来。”

        说是命令的口气,结果他自己却忍不住的去主动弄了。高添拿起张蕊的一只脚,放到了自己的嘴边,贪婪的用鼻子吸了吸。

        “真香”

        其实上面,应该只有洗衣液的香味,也不知道高添还闻到了什麽。就这样,高添一边贪婪的舔着张蕊的丝袜脚,一边用手扣弄着她的肉穴。很快,在高添的快速的扣弄下,张蕊的肉穴已经是泛滥成灾,甚至每次随着高添的手的插入,已经能够听到轻微的水渍声。

        “大叔,你们这通下水道的工作是不是特别辛苦啊。”

        小伙子似乎与高添很投缘,继续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是啊。通下水道这件事,真的是很辛苦啊。很多下水道都是看起来好好的,但是呢,其实就是欠插,欠捅。这种呢,就是本质上就不是什麽好货。就需要我们这种专业人士来治理咯。你说是不是啊?”

        最后的问句高添是对着张蕊问的。知道高添这话是在暗讽自己。可是此时的她,根本没有什麽反抗的能力。自己的肉穴已经被高添扣弄的越来越潮湿,水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空虚了起来……她扭捏着自己的身体,看似想要摆脱高添的手,却又像是迎合着高添。也许此时的她,自己都有些矛盾了吧。

        那个小伙子也听的有些莫名其妙的。”好了,大叔,我先走了啊。真的非常感谢,打扰你工作了。“”哎呀,小事情,小伙子,你叫什麽啊。“”啊。我啊,我叫高达。“”哦哦哦,咱们还是本家,我叫高添。“”哈哈哈,大叔,先谢过了,实在不好意思哈,我先走了。““怎麽样,校花,看来你在你们学校同学的心里地位很高嘛。女神。哼,根本就是条欠操的母狗。”

        张蕊知道隔壁的人已经走了,开始轻声的说道”不……不要在………欺负我了““欺负?我可没有在欺负你啊。我这是在帮你疏通下水道,你看看你,一天不捅,就不老实。”

        说完高添便开始大力的用手抽插了起来。

        突然开始加速用力,张蕊有些吃不消,双腿开始颤抖了起来,私处的水也越来越多,顺着腿,在丝袜上滑了出来。阴毛也开始变成了一缕一缕的,滴着水。

        ”啊………不…。不行了……“终于,张蕊腿一软,便要跪坐了下去。

        高添见状顺势把张蕊拉了过来。一下子,那根竖着的肉棒,直接挤进了张蕊的肉穴中。”啊…。不要………“”嗯?不要,那你自己站起来。“张蕊尝试的站起来,可惜,腿一软,又坐了下去。这一拔一插形成的活塞运动,竟只让张蕊舒服的骨头都酥了。”嘿嘿嘿,怎麽,舍不得老子的鸡巴嘛?又坐回来了。“高添不给张蕊任何说话时间,扶着她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嗯…。嗯………不要…。这里,不能……“”嘿嘿,有什麽不能的。刚刚那小子就在隔壁,你还不是一样给老子舔鸡巴嘛。现在人不在了,反而装了起来了?””嗯…。嗯………真的…。不能。你,让我走吧………“高添不再理睬张蕊,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继续享受着被肉穴包裹的快感。

        突然又听到外面有学生进来,高添只好放慢速度,保持不发出声响。”兄弟,看到热门贴了嘛?””那可不,也不知道谁拍的哈,有水準“”咱们学校那几位校花,你中意谁啊“”我中意孙晴学姐。“”哇。人家都研究生快毕业了“”那有怎麽了。孙晴学姐的气质,无人能敌。“”那可不一定,我看咱们本科这边的张蕊是极好的。“外面又进来了几个男生,还在那边高谈阔论,殊不知,他们身后的隔间里,就有一位校花美女在与一个丑陋不堪的中年大叔耦合。”母狗,快听,又有人在夸你了。“高添觉得这样很兴奋。别人心中的女神,不可侵犯,现在已经被自己的鸡巴草的要死要活了。

        随着上课铃的响起,外面也不再有人进入,高添也开始大胆的动了起来。

        ”嗯…。舒服“高添发表着自己的感受,扶着张蕊的腰肢,引导着她扭动起来。

        ”嗯………嗯……啊……“也许是因爲上课了,知道极小可能有人再出现,张蕊也竟然开始小声的哼哼了起来。”母狗,我看你也挺享受的啊“”没…。我没有………你………好了没有,快拔出………来吧………“”哦?你不要了?””不………不要了………嗯………“”嗯………那你还在自己动啊?”

        高添的话像一道惊雷,让已经有点沈沦在肉欲中的张蕊惊醒。原来高添的手早就拿走了,现在的她,已经是变成了自己在主动索要了。

        她有些羞愧,立马一手扶着墙,想要站起来。可高添可不给他这个机会。又一次的抓住她的腰,引导着她动了起来。

        张蕊的脸已经变得红扑扑的了,有一丝丝汗水从脸颊上滑落。坐在高添的身上,悬空的两只丝袜美脚也因爲被插的快感时而绷紧,时而蜷缩。”嗯………嗯………嗯………“高添看张蕊有一次进入了状态,嘿嘿一笑,开始问一下无聊的话”母狗,昨天我和赵刚,谁的鸡巴草的你更爽啊?”

        高添突然的问话让张蕊一愣,甚至有些止不住的回想起昨日的场景,感受。

        可又立马理智的告诉自己,高添这是在羞辱她,她便强制自己不再去想,默不作声。

        “母狗,告诉我,昨天,爽不爽。””啊………我………不知道………嗯………“”什麽就不知道了,你的表情告诉我,昨天3p的经曆,让你很满足啊。”

        “没………嗯………我没有………都是………你………设计我““设计?我怎麽设计你了?明明我来的时候,你已经和赵刚搞起来了,那会我可没有逼你吧”

        高添说的也是事实,那个时候,他确实没有出现。

        “嗯………你………无赖………啊………”

        “嘿嘿,我看你啊,就是天生的骚货,欠操。只要被鸡巴一草,你老实了。你说对不对啊?”

        “啊………啊………”张蕊并不理会他的问话。”嘿嘿嘿,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心里知道就行了“这是个无赖的问法。

        张蕊在心中骂高添实在无赖。

        “母狗,等你男朋友回来了,我和你男朋友一起操你好不好?”

        “啊………不………嗯………不行………不要………”

        “不要?不要什麽?

        “啊………嗯………”

        “不要我和你男朋友一起操你嘛?”

        “嗯………不要,你们………嗯………啊………”

        “那怎麽办呢?分开操你嘛?今天给我操,明天给他操?”

        “啊………不是………嗯………”

        “那你倒是说啊,怎麽操你比较好?是一起和你男朋友操你?”

        “啊………你………嗯………不要你和他………嗯………”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到时候分开操你咯。”

        “啊………也………没有………嗯………”

        “你说,是一人操一天呢,还是我白天,他晚上,还是反过来啊?”

        高添根本不理会张蕊在说些什麽,自顾自的再说,好似在帮张蕊回答问题一般。

        说话间,张蕊已经达到一个高潮的边缘了,两条丝袜美腿由原来的悬挂,变成了夹住高添的腰,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肉穴也夹的更加紧了。这一切自然没有逃过高添的察觉。他一把把张蕊抬了起来,鸡巴就死死的卡在肉穴口,不进去。

        “啊………你………不要………我………嗯………”

        张蕊有点语无伦次了。眼看着要高潮了,突然停下来,让她十分的难受。

        “说,想要我草的多一点,还是你那个男朋友草的多一点。”

        “啊………我不………不知道嗯…。”

        张蕊扭动着腰肢,想要让高添的肉棒更进去一点。

        “不知道?不知道就一个都不操你”

        “啊………你………放开………我………”

        “说!”

        张蕊沈默了。高添笑了。因爲他已经得到答案了。他知道,比起嘴上的淫乱话语,更想要的是张蕊对性爱的渴望。他松了手,那根肉棒,再次插进了肉穴深处。

        “啊………不………我不要………”

        “嗯,我也不要,我还是想操你的就是就操你,管你男朋友干嘛呢。你是我的母狗,又不是他的。”

        高添加快了速度,他决心这一次就把把张蕊送上高潮。

        “母狗,让你高潮,好不好”

        “啊………好………嗯………好………”

        “操死你,母狗。”

        “啊………好………嗯………啊………”

        “要高潮嘛?”

        “嗯……要……要……”

        很快,张蕊达到了高潮,两条丝袜美腿紧紧的绷着,又缓缓的放下了。

        高添也达到了射精的边缘,他一把拔出了肉棒,抓过张蕊的头,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张蕊也十分配合的套弄着,吮吸着。终于,感觉到嘴巴里那根黑糊糊的肉棒一跳一跳的,射出了腥臭的精液,填满了她的整个嘴巴。

        “吃了吧!”高添俯瞰着瘫坐在地上的张蕊,像一个王者一样,发出宣言。

        张蕊,闭上眼,艰难的吞下了那精液。紧接着一阵恶心咳嗽。这味道,她还是没能习惯。但是她依旧很清楚接下来要做什麽,慢慢的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表示自己已经听话的吃完了。

        高添很高兴。

        京南大学,教学楼的一个卫生间。一个美少女从一边快速的窜了出来。她的脸红扑扑的,看起来应该是走错了卫生间,感到了难爲情。而那个卫生间里,地上的水渍,还有那少许的精液,已经在那垃圾桶中的胸罩,都在述说着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淫乱的事情。